您的位置: 迁安信息网 > 科技

Duang成这样才配主持奥斯卡

发布时间:2019-11-25 07:57:15

  Duang成这样才配主持奥斯卡

  要会耍流氓  今年奥斯卡主持最大的亮点,就是尼尔模仿《鸟人》和《爆裂鼓手》,穿着小白裤衩登台献色。就差85届主持人穿越过来说“我看过你的咪咪”了。果然,奥斯卡也沦落到要靠耍流氓博取眼球的地步了,太棒了。“咪咪歌”引起巨大争议,有人摔有人捧,主办方倒是有推波助澜的感觉。因为数据不说谎,85届奥斯卡吸引了四千万美国观众,比84届多3%,更重要的是,18到34岁这个年龄段的观众,增加了20%。但怎么解释今年的收视率又下降了呢,只能说,现在奥斯卡的最大矛盾,已经变成人民群众日益变重的口味和学院主办方那群老头日益腐朽的价值观之间的矛盾了。  要爱抢风头  比利·克里斯托被称为史上最好的奥斯卡主持人,他最惊艳的表演是1992年颁奖礼开场。他戴着面具,躺在担架上被抬上舞台—因为那年《沉默的羔羊》获得七项提名。台下观众笑得东倒西歪,汉尼拔扮演者安东尼·霍普金斯也忍俊不禁。我们记忆中,还有休·杰克曼的串烧舞台剧、艾伦的人类电影精华自拍照。这些都成为主持人的高光时刻。如果一个主持人这时候过于礼让,就会显得怯懦,比如1995年大卫·莱特曼那届失败的主持。他的开场段子是把奥普拉介绍给乌玛·瑟曼,然后把他们介绍给基努·里维斯,似贬实褒他们的名字具有异域风情。但是,大哥,请你来是镇场子的,不是要你当柯达剧院的接客门童。  要虚荣  主持奥斯卡,或许是世界上最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了。首先,这活儿相当于支持公益事业,只有象征性的15000美元出场费,整个段子团队还要吃住用。有人说,本来就不是冲钱来的,要具备全球视野,现在奥斯卡转播已经遍布200个国家,这意味着电视机前的观众会掏钱收看这个主持人的节目。悲哀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个推论靠谱。学院吹嘘说他们有10亿观众,但司徒的每日秀只因此增加了10万新观众,转换率低得令人发指。其他着名主持人,包括艾伦·德杰尼勒斯、大卫·莱特曼和乌比·戈德堡,都没有因此收获承诺中那“潮水般涌来的新粉丝”。然而,他们仍然乐此不疲,除了虚荣心,真的很难找到其它解释了。  要自大  矜持是这个舞台上的原罪。詹姆斯·弗兰科肯定深有体会,2011年,他和安妮·海瑟薇同台主持的那届奥斯卡,被各大媒体评为史上最烂,原因就在于,他们两人面对学院诸多元老,果断怯场了。1987年,奥斯卡典礼上,第一次出现三人主持的盛况,其中有个主持人保罗·霍根,串场词都没准备,就这样放空自己,就这还能和剩下两位谈笑风生,各种无预警抢镜。如果搞砸了怎么办?杰瑞·刘易斯就曾经没掌握好时间,提前20分钟就把最后大奖颁完了,然而直播还在继续啊,咋办?机智的刘易斯把明星请上台来跳舞,观众就当再看一遍红地毯,那些拿奖的自然跳得花枝乱颤,那些没拿奖的,也得到个拼命上镜的机会,皆大欢喜。  要嘴欠  拍马屁谁都会:主持人嘉宾一团和气,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共建和谐奥斯卡。但观众不买账,正常的奥斯卡应该是:获奖者感谢上帝,主持人就唱黑脸,传递负能量。所以,主持人必须要练好嘴欠的功力。2005年的主持人克里斯·洛克吐槽裘德·洛,说他几乎在过去四年的每部电影中都露脸,你有可能在演职员表里发现他其实扮演茶杯。尤其那年裘德·洛凭《冷山》提名最佳男主角,最终却空手而归,这段讽刺显得尤其刺耳。就连当界影帝西恩·潘都站出来替裘德·洛鸣冤:“原谅我没有幽默感,这样说太过分了。”于是,裘德·洛获得了同情,西恩·潘博得了仗义,主办方赢得了收视率,这一切,都归功于主持人的嘴欠。

  责编:传媒

内饰
悬疑灵异
排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