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迁安信息网 > 游戏

武神 第七十八章 暴露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7:00

武神 第七十八章 暴露

当贺一鸣的身体穿过了那一道虚幻的人影之时。一道惊呼声就从旁观者的诸冠好口中发了出来。

不过这一道惊呼声仅是略微惊讶罢了。

但是,当贺一鸣的身形不停,竟然认准了郝血退后的方向紧追不舍,并且在瞬间来到了他的面前,狠狠的将这一刀劈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方晟和诸冠好的目光中有了一丝呆滞,贺一鸣能够看穿眼前的人影是一个虚幻体,这似乎并不困难。在上了二次当之后,如果他还是懵懂无知,那么众人就真的要怀疑他的智商了。

但是,在穿过了虚假的人影之后,贺一鸣竟然能够精准的掌握住了对方的踪迹,那就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这说明在这短短的片刻交手之间,贺一鸣已经彻底的看破了失真术的奥妙,并且寻找到了专属于他的解决之道。

金战役在一旁亦是感叹不已,贺一鸣这一次的表现再度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遥想当年,他在面对失真术之时,又何尝不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最终才找到了取胜的那一线之道

武神  第七十八章   暴露

可是如今贺一鸣只不过是挨了一下之后,就已经认准了真人,这样的表现确实让他兴起了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郝血的脸色难看之极。贺一鸣的还击如此之凌厉,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受到刚才那番打击的影响。

要知道,刚才的那一击,他可是没有半点儿的留手,哪怕是同阶高手,没有十天半月的修养,也别想完全恢复。但贺一鸣却象是根本就没有感觉似的,这就未免让他有些疑神疑鬼了。

不过,真正让他感受有些心惊胆战的是,贺一鸣竟然准确的摸到了他的面前,并且挟着无边的气势当头砸下。

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凌厉的风压将他的头皮吹的隐隐发麻,对方的这一掌在他的眼中,已经是如同恶魔般的恐怖无边。

然而,在最后关头,郝血并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他猛地张开了口,一口鲜红吐了出来。

贺一鸣是双眸一凝,他心中狐疑不定,自己这一掌还没有劈下去,对方就已经先吐血了?

这个家伙,似乎没有那么孱弱不堪吧。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在他的脑海中泛起,他就感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

郝血的这一口鲜血在空中骤然炸开,所有的血液如同子弹般的朝着贺一鸣冲去。

每一滴血珠之内所蕴含着的力量,都是强大的到了极点,甚至于让贺一鸣身体上的毛发都是在霎那间的竖了起来。

在感受到了这等庞大的压力之后,贺一鸣瞬间就已经得出结论。

自己这一掌劈下。固然可以将对方活活劈死,但是那么多的血珠打在自己的身上,哪怕是有着红狼王皮甲和他自身的强大实力,也绝对无法挡得住这些血珠。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浑身被打成筛子般四处漏风。

到了那个地步,贺一鸣可不以为自己还能继续活下去了。

他怪叫一声,手中的金系力量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双手迅快结印,伏地印顿时出现在他的身前。

下一刻,在他的面前,顿时是仿若铸成了一道巨大无边的钢铁长城,一座座流动的山脉似乎在他的身周如同走马灯似的盘旋着,将他的身体遮挡着水泄不通。

一连串的如同爆豆的声音在这里响了起来,当贺一鸣收手之时,他面前的地面上已经多了一片红色。不过晓是贺一鸣反应快捷,但依旧是有着一个漏之鱼。

他的右肩上破了一道口子,就连那红狼王皮甲都没有能够抵挡得住这一滴血珠的穿透力量。不过幸好的是,这一滴血珠力量仅仅是在他的肩膀上划破了一点皮而已。

贺一鸣双脚一错,已经是退后了数步,稳稳当当的站定。

他扭头看了眼肩膀,眼中闪动着任谁也看不懂的光芒。

金战役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都没有想到,郝血竟然是性烈如此。

贺一鸣的这一击虽然是威力无涛,但他若是想要躲避或者是卸力而为,都可以尝试一下。哪怕是全力抵抗,最多不过是落败认输。

但他就硬是不肯有半点儿的退缩,反而是激发秘技,以特殊的功法,施展出两败俱伤的招式,宁可拼一个同归于尽,也不愿意处于下风。

方晟和诸冠好对望一眼,他们与郝血相交莫逆,但在事先也没有想到过郝血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不过在相互一眼之后,他们就隐约的把握住了郝血目前的心态。

他这是气怒交加,所以才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任谁精练了数百年的绝技,在短时间内被人破去,都会有着类似的感觉。

贺一鸣默默的抬头,他轻轻的一拍腋下皮囊,五行环顿时发出了一道清脆之极的鸣叫声,随后滴溜溜的从皮囊中跳了出来,来到了贺一鸣的手上。

经过了上一次的三点搜寻之后,贺一鸣与五行环之间已经有了某种神奇的联系,在使用起来的时候,愈发的得心应手了。

“郝兄果然好功夫,小弟心痒难耐,不知可否领教一下郝兄兵刃上的奇功密艺。”贺一鸣朗声说道。

众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知道贺一鸣是打出了怒火。

郝兄刚才的那一击,只要贺一鸣的反应略慢,立即就是血溅五步,双方同归于尽的下场。如果贺一鸣还能够当作没事发生。那他就真的是泥菩萨了。

方晟连忙上前一步,挡在了他们二人中间,急促的道:“贺兄,现在这个时候,万万不可意气用事,使用兵器绝对不行。”

贺一鸣冷笑一声,道:“为何?”

方晟脸色一扳,道:“贺兄,难道你不知道规矩么?在进入鬼哭岭之前,所有人不得内讧,比武切磋亦是不得动用兵刃。若是有人违背,就将取消进入鬼哭岭的资格。”他的语气逐渐加重,厉声喝道:“贺兄,你自己不打算进入也就罢了,何必拖我们下水陪你。”

贺一鸣顿时是哑口无言,他转身,看向了金战役,只见这家伙苦笑连连的点了一下头。

再看看挡在自己面前,似乎是大义凛然的方晟,贺一鸣无奈的摇头,身上的气势一点点的消弱了下来。

不过他的心中对于郝血这个疯子已经是忌惮万分了。

除非是使用九龙炉之中的火之力,或者是等到明天,那宝塔之力恢复完毕。寻个空子将他一掌拍死。否则贺一鸣还真没有能够必胜的把握,哪怕是使用开山三十六式也不行。

郝血的那一口鲜血实在是太诡异了,一旦爆裂开来,每一滴血珠就相当于一个郝血全力攻击的效果,这一点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

如今想来,他依旧是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个疯子,不仅仅是不将别人的命放在心上,哪怕是他自己的命,也同样的视若无物。

金战役缓步上前,道:“二位,既然来到这里。目标一致,不如就此罢手如何,若是真的要打,就进入鬼哭岭,去打西方的那些家伙们吧。”

贺一鸣微微点头,道:“好,就依金兄所言。”

说罢,他手中微微用力,那旋转不休,发出了呜呜之音的五行环顿时是安静了下来。

诸冠好突地道:“且慢。”

贺一鸣脸色微沉,道:“诸兄莫非想要要与小弟切磋一翻。”

诸冠好被贺一鸣抢白了一句,他并不在意,而是微笑着道:“诸某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只是诸某想要请教一下,贺兄手中所持,是否传说中的五行环?”

方晟和郝血的目光顿时移了过来,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惊讶,一眨不眨的盯着贺一鸣。

贺一鸣看了眼手中的五行环,心中郁悒之极。瞅了眼金战役,只见他也是一脸的无奈。

冷哼了一声,贺一鸣将五行环塞入了皮囊之中,道:“这不是五行环。”

诸冠好的眼中浮起了一丝不信的味道,他半躬身道:“请教此物何名?”

眼看这一次似乎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贺一鸣终于是脖子一梗,道:“此物乃是五行环的仿制品,绝非真品。”

众人的心中顿时是不约而同的破口大骂。

真品已经消失数千年,白痴也知道这不可能是真品,这家伙莫非当我们是白痴不成……

勉强一笑,诸冠好道:“贺兄,我们当然知道这并非真品,事实上……我们是不可能拥有真品神器的。”

他本来想要说你,但是一想到对方刚才的表现,这个你就硬生生的被他改成了我们。

贺一鸣慢慢的点着头,一脸的赞同之色,只是他的心底却是笑开了花,本人的身上就有着一件真正的神器。

诸冠好脸色一正,道:“贺兄。小弟只是想要请教,阁下手中的这件仿制五行环究竟是出于哪位大师的手笔?”

贺一鸣微怔,问道:“你问这作甚。”

金战役失笑道:“贺兄弟,诸家是内地有名的锻炼世家,东方大申的所有神兵利器之中,将近一半是出于他们的手笔。若是我说所料不差,他应该是想要询问与那位炼制了五行环的大师切磋一下手艺吧。”

诸冠好脸色微红,诚恳的道:“金兄过奖了,其实我们诸家曾经多次想要仿制五行环,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所以才会想要请教一下,能否见到那位锻造大师。若是能够蒙他指点一二,小弟就将终身受用不尽了。”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大概多少钱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得花多少钱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具体多少钱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手术多少钱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