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迁安信息网 > 健康

藏锋 第六十四章 驱虎吞狼

发布时间:2019-09-13 19:38:28

藏锋 第六十四章 驱虎吞狼

陈国,金陵城,长乐宫。

一袭金色龙袍的陈玄机高座于大殿之上。

殿下,文武百官分立两侧。唯有一人身着紫袍,坐于右侧首位,低眸垂眉,神色倨傲。

“这消息可否属实?”陈玄机看了看跪拜在殿中的少年,沉声问道。

“此乃末将兄长性命换来的消息,岂能有假?李榆林狼子野心,誓要吞并我大陈,还请陛下早作部署,莫要给了贼人可乘之机。”那跪拜于朝中的少年身形狼狈,显然是方才抵达此处,此刻言语之中语调悲切,令人生怜。

男子姓陈。

陈国的陈,陈玄机的陈。

单名一个偃字。

他口中那位为了传递这个消息死在了报信路上的兄长,叫做陈渊。

他们的爹,唤作陈平。

陈玄机的叔叔,先帝陈庭柱的兄长。

陈平因为蒙克的引兵不发,独自枯守长武关,连同手中十万大军尽数殉国。只留下这这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两兄弟,落于这虎狼环视的金陵城。

若是兄弟二人,只想荣华富贵,陈玄机当然可以保下他们,毕竟只顶着一个王爷的虚名,手中的兵将早已战死,这样的王爷对于蒙克来说,可有可无。

可偏偏两兄弟却自小受陈平的教导,一心想着舍身报国,当然也想着为自己父亲报仇,所以不顾旁人的劝阻潜入了夏军军营,一来是想着为陈国刺探军情,二来是为了立下功劳,东山再起。夏朝准备再次动武的消息对于陈国自然至关重要,这功劳不小,可兄弟之中的兄长却已经再也回不来。

想到这里。

不知是因为手中能够信赖的人越来越少,还是因为单纯的悲伤于陈渊的死讯,又或者二者皆有之。

陈玄机的脸色在那时变得极为难看。

“爱卿,起来吧。你且退下好生休息,养好自己身上的伤势。朕与大陈子民还等着你为大陈保家卫国,开疆拓土。”

但面上,陈玄机还是如此宽慰道。

那陈偃心底虽然悲伤于自己兄长的牺牲,但他却也是识得大体之辈,于那时点了点头,正要应声退下。

可就在这时,那位一直静坐在宽大木椅上的紫袍男人忽的站起了身子。

“陛下说得不错,小王爷确实应该好生修养身体,但这行军打仗的事情,我看还是不要再参与了。”

能在这朝堂之上,能在这文武百官面前,甚至能在这皇帝已经下了旨意之后,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却又没有任何人出言反驳。

放眼陈国开国以来两百余年,也只有这位秦王蒙克能够做到了。

陈玄机的脸色于那时变得极为难看,台下那位陈偃的脸色同样也极为难看。

“大夏要对我陈国动武的消息,我手下的探子早就得到了消息

,两位小王爷非要以身犯险,却不知这一腔热血固然是好,但也对用对地方,只是送了自己性命尚且可以落下个忠烈之名,可若是如某位王爷一般,不知轻重,非要固守长武关,险些毁我大陈根基,届时落下个遗臭千年,可就不好了。”可蒙克却好似没有看到诸人那难看的脸色一般,依然自顾自的言道。

这话虽然未有指名道姓,但就是三岁孩童也听得出来,他话中所指的却是那位为国捐躯,死在长武关的奉兴王——陈平。

被人如此拐弯抹角的侮辱亡父,饶是泥菩萨恐怕都得生出勃然大怒,更何况是自小被陈平带在军营之中耳濡目染的陈偃?

当下,陈偃的脸色便被憋得通红,他的双眸充血,站起身子就要喝骂。

“皇兄。”可陈玄机的声音却在那时响起。“陈国社稷,寡人多处还需仰仗兄长,还望快些回去好生修养,早日痊愈,与寡人分忧。”

陈玄机将这话说得极为隐晦,他希望陈偃能够听明白,此刻他们不是蒙克的对手,若是他自古一腔怒火,蒙克大可以此为由治了他的罪。不用怀疑,现在一人手握大陈军政的蒙克绝对有这个实力。

陈偃自然不是愚笨之辈,他听出了陈玄机话中有话,他在那时脸色一阵变化,最后终是咬着牙松开紧握的拳头。

而后,他朝着陈玄机拱了拱手,便直直的出了殿门。

他不敢停留,他害怕再听见些辱骂之言,自己便压不住这心底满腔怒火。

而确如陈玄机所言,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必须咽下这口恶气。

......

“怎么陛下还没有用膳吗?”

夜幕笼罩下的长乐宫下起了小雨,一身皇袍凤冠的阎燕燕来到了长乐殿的殿门前,她看了看诚惶诚恐立在门前的内侍,轻言问道。

那年轻的太监见着了阎燕燕就好似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赶忙上前言道:“是啊,皇后娘娘,菜都热了三次了陛下还是不肯吃,你说这要是饿出个好歹,贱奴怎么担当得起?”

“好了,这里有我在,你退下吧。”阎燕燕笑着言道,从那太监身后的奴仆手中接过了腾腾的饭菜,这才走入长乐宫中。

那里的高台之上,生得一头白发的帝王正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陛下。”直到阎燕燕脚步轻盈的走到他的跟前,将那饭菜放到案台上,嘴里轻唤一声,陈玄机方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是皇后啊。”

在看清来者模样之后,他的脸上挤出一抹笑意,如此言道。

“陛下。”阎燕燕娇责的看了他一眼,将饭菜中的一碗肉羹拿起,放到了他的跟前:“臣妾与陛下说过多少次了,无论多忙,这该吃饭的时候,怎么也得抽出时间,吃上一些,否则若是累坏了身子,那陈国百姓当依仗谁来主持大局呢?”

本来脸上还带着些许笑意的陈玄机在听闻此言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他沉着声音言道:“这陈国有无我陈玄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那位蒙王爷,不就好了吗?”

见此状,阎燕燕也脸色一暗,放下了手中的肉羹,神情沮丧的言道:“今日朝堂之事,臣妾也有所耳闻。蒙王爷的行径着实有失体面,但越是如此,陛下就越得爱惜身子。陛下本就天资卓绝,登临仙境只是迟早的问题。那木刻如今虽然权势滔天,但毕竟已经年过半百,他还能有多少时日可活?”

“陛下要做的只是安心等待,等到你修成仙人,又或者蒙克老死,届时这陈国不还是陛下的陈国。”

只是这本是好意的一番劝解之言,换来的却是陈玄机的一声冷哼:“哼!”

“只恐怕,我等不到那日,就先死在了我这个好舅舅的刀下。”

“陛下这是何话?陛下乃是天命之子,百姓翘首以望,文武心之所归,那蒙克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伤陛下一根毫毛!”

“他不仅敢动,而且....”陈玄机脸上的神情愈发的幽深,他咬着牙,用一种近乎沙哑的语调言道:“他已经这么做了!”

“嗯?陛下这时何意?”阎燕燕脸色一变,嘴里如此问道。

“陈偃的兄长用命换来了大夏已经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再次兵临长武关的消息,而这个消息他蒙克早就知晓却隐瞒不报...你以为他存的什么心思?”陈玄机似笑非笑的转头看向阎燕燕。

当然他并未期望阎燕燕回答这个问题,在说完这话之后他微微一顿便言道:“如今陈国境内还有握在我皇族手中的兵马便就是那长武关上,由龙固国所带领的三万守军。他隐瞒此事不报,想的便是将那害死奉兴王的戏码故技重施,再来演上一遭。让不知情况的龙固国战死长武关,而后他再领着他手下的虎狼骑迎战大夏兵马,这驱虎吞狼之计,他蒙克当真是用得炉火纯青。”

“只要带到龙固国一死,这大陈境内便再无任何寡人可用之兵,届时寡人这个皇帝,是留是废,还不是他蒙克一句话的事情。”

说着这些的陈玄机,眉宇间的煞气愈发浓重,他的牙齿被咬得咯咯作响,一抹猩红之色漫上双眸,此刻的他,看上去再无了当年,那玲珑阁大弟子卓绝风姿,反倒像极了一头被逼得穷途末路,退无可退的恶狼。

阎燕燕心思聪慧,在陈玄机说到一半的时候,她便领悟到了其中暗藏的杀机。

“那陛下准备如何做?”阎燕燕皱着眉头问道。

听闻此言的陈玄机脸上的煞气忽然尽数消退,他换上了一脸柔情,伸手将阎燕燕那双洁白如玉的手握在了手中,轻声言道:“寡人现在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你啦。”

阎燕燕一愣,很快便醒悟过来,她朝着陈玄机一拱手,便言道:“陛下莫要担心,臣妾现在就出宫去寻父亲,想来以父亲的手段,必然能想到办法,为陛下集结出一支百战之师!”

听闻此言的陈玄机展颜一笑:“那便辛苦皇后了。”

阎燕燕摇了摇头:“能为陛下分忧乃是燕燕的荣幸。”

说罢此言,她转过身子便要离去,可就在这时陈寻机却忽的将之唤住:“皇后且帮我传一道密旨,宣陈偃晚些时候避开耳目,入宫见我。”

听闻此言的阎燕燕微微一愣,但很快还是点了点头,这才形色匆匆离去。

待到阎燕燕走远,那长乐宫中,一头白发的陈玄机靠坐在那金色龙椅上,他伸手抚摸着扶手上那金色的龙头,脸上的神色一阵变幻,最后阴沉目光,喃喃言道:“驱虎吞狼...”

“舅舅你教侄儿的好手段,侄儿就只有好生受用一番了...”

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
阴部潮湿解决方法
小孩咳嗽呕吐
心肌梗死有几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