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迁安信息网 > 历史

荒兽主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尾随追杀

发布时间:2019-09-25 22:56:27

荒兽主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尾随追杀

禅心空间中,燕澜大舒一口气,在高手眼皮底下偷袭,确实够心惊肉跳。若非他躲得快,只怕现在自己要被大卸八块。

“出来,出来……小王八蛋……小杂种……”

外面的黑衣人又在发了疯地嘶吼,不时传来能量爆炸之声,看来他确实是愤怒至极,手上的刀不停挥舞着,释放出狂野的能量。

“愤怒吧,庞家的狗腿们!不过,只是愤怒,还不能弥补你们对凌玉姐的伤害,还不能填平对我族人的屠戮,我要你们――命偿!”

燕澜的眼神骤然透射着一股凌厉之色,既然杀生不可避免,那就拿这些仇怨极深之人试手吧。

受伤黑衣人的愤怒之火,波及了足有数十丈的范围,仅被他拦腰斩断的粗大古树,就有三四棵。至于碎枝散叶,更是铺满了这一片区域。

燕澜的灵魂之力,始终谨慎地散发在禅心空间之外。

“嘿嘿,好机会!”

燕澜突然咧嘴一笑,他所处的方位,刚好位于那受伤黑衣人的背后一丈处。

现身,挥剑,再隐身,这一系列动作,不过眨眼片刻完成。

“哇!”

那受伤黑衣人猛然喷出一口大血,身体被燕澜的剑芒轰出四五丈,“嘭”地一声闷响,脸蛋与前身重重地拍在一棵古树上,方才停滞下来。连手上所持的长刀,都脱手而出。

其余两名黑衣人,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瞪大的眼睛,骤然阴翳无比,他们长刀横在胸前,背靠背站立,由进攻型转变成防御型。

“嗷……老子受不了了,小杂种,你给老子出来,有种你出来,与老子一决死战,躲躲藏藏,算什么东西……”

受伤黑衣人推了一把身前的树,酿酿跄跄后退几步,重新拿起长刀,疯狂挥砍着咆哮起来。原本精明犀利的眼眸,已然变得猩红疯狂,仿佛要喷出火焰来。

“出来就出来,你们这些老贼,三人围攻我一个孩子,那你们算什么东西?”

燕澜一现身,立即朝山脉中心狂奔而去,他现在心知时间不多,急着救燕凌玉,自然没心思在这里耗着。

虽然燕澜有心想杀死这些黑衣人,但他知晓,凭现在自己的本事,能伤其中一人已属难得,更何况杀死三人。

经过他两次偷袭,黑衣人的警惕性明显增强,想要再偷袭,只会更加艰难。

受伤黑衣人见燕澜势若奔雷,一声咆哮,当即什么也不顾,疯狂地朝燕澜奔逃方向追袭而去。

其余两名黑衣人,刚奔跑几步,便急停下来,望着受伤黑衣人疾奔的身影,他们二人皆显出迟疑之色。

“大长老,十长老朝山脉中心追去,要不要追?”

一名较瘦的黑衣人问道。

那体型高大的黑衣人沉吟一瞬,幽幽道:“虽然我族以巨额代价,与不咒山人达成协议,允许我们三人守在不咒山脉外围,但若是冒然追去,触怒那脾性古怪的不咒山人,只怕有去无回。罢了,我们的首要目的是杀死那小子,取得异兽。若那小子真有几分本事,定然不久就会出来,到时再捕杀也不迟。”

“若那小子出不来呢?”

较瘦黑衣人疑声问道。

被称为大长老的黑衣人冷哼道:“出不来,自然也不坏,不咒山人得到那异兽,总比与我族仇怨极深的燕族得到强,也好过其他强大的家族得到。反正不咒山人只潜心钻研咒术,百年不出不咒山脉,他掌控异兽,只怕异兽也会成为他试咒对象。九长老,你我二人分别驻守这片外围,若有那小子动静,灵符传讯。我就不信,动用底牌,就杀不死那小子。”

此刻,燕澜连飞带跑,已向不咒山脉中心区域又进了数百丈。

燕澜紧憋一口气,身形或跳或掠,以曲折线路,在粗大的古树间游窜。他这般做,是为避免身后黑衣人摸透他逃奔路线,从而一击必杀。

“咦,我的气机,竟然无法锁定这小子,真是怪异。”

黑衣人不解地皱了皱眉,但他的眼神,始终未离燕澜背影。

“嘿嘿,小杂种,不管你多么狡诈神秘,就凭你这点修为,你跑不掉的!”

黑衣人不顾周身碎裂的衣衫,还有头发狼狈的模样,手持长刀,悬空飞行。若非山脉之中古树繁多,以及燕澜身形左右不定,数十丈的距离,他顷刻就能追上。

不过,即便如此,黑衣人与燕澜的距离依然在快速拉近。

“可恶,这黑衣人修为应该到第二重动天灵境,整整比我高一个境界

荒兽主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尾随追杀

,现在别说杀死他,就连摆脱他都难……”

燕澜眉宇间有些焦急,他不可能总是依靠禅心空间躲避。

黑衣人越追越近,同时也越发心惊。

眼前的燕澜,方才第一重境界问天始境元丹后期的修为,比起他第二重境界动天灵境元婴中期的修为,几乎低一重境界。

他先前有护体灵能防身,即便是任由一个元丹期修为者攻击,也不可能突破他的灵能防御,更别提将他伤至如此。

“这小子手上的天雷剑,还有他修炼的法诀,都似乎很奇特。传闻天雷剑在数十年前,引发天陆无数强者争夺,那时我修为还不甚高,没有参与其中。”

“现在看来,这小子应该是凭借此剑,加上他独特的法诀,方才破开我的防御。嘿嘿,跨境界伤及对手,这等宝物,真是让人眼红啊!我得不到异兽,夺过那天雷剑,逼问出他修炼的法诀,也不枉此行。”

黑衣人越想越喜,登时,身形又加快几分,他与燕澜的距离,瞬间便拉进至二十丈。

“小杂种,交出天雷剑与你修炼的法诀,老子便饶你一命。”

黑衣人在身后尖喝道。

燕澜闻言,嗤笑一声,暗道:“交出此物,我更无活路,真把我当傻子么?看来庞家的人,智商都有问题!”

心中思索同时,敏锐的灵魂之力,感应到黑衣人越来越近,燕澜知晓这般逃下去不是办法。

当即,燕澜运集五行能量与金色异能,充盈到天雷剑之上,同时调动一股浑厚的雷魂之力,融入其中,灵魂锁定黑衣人身形,身体缓缓减速。

待黑衣人距离燕澜仅十丈距离时,他猛一转身,雄厚的能量如弩箭离弦,直朝黑衣人汹涌而去。

“好小子,老子就不信,凭你这点能耐,能把老子伤成什么样!”

黑衣人避之不及,长刀蓄积能量,自信盎然地劈向燕澜的攻势。

“轰!”

一声炸响,震得枝叶四散,无数兽禽惊声远去。

黑衣人见燕澜的能量被自己破除,当即咧开嘴,眼眸浮现得意之色。

突然,他只觉得手臂一麻,低头一看,赫然惊道:“怎会这样?”

黑衣人张狂的眼眸,陡然浮现一缕惧色。

襄樊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襄樊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襄樊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襄樊治疗妇科方法
襄樊治疗妇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