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迁安信息网 > 历史

王器之旅 第六十章 卞庄刺虎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8:24

王器之旅 第六十章 卞庄刺虎

“把手伸过来,是姐姐。”孙清裳轻声软语道。

“姐姐――”哭声一顿,接踵而来的无比的欣喜,钱途擦了把鼻涕,高兴地爬了过来。

孙清裳想起那天,钱途眨巴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说:姐姐,我从小就没有妈妈,你陪我讲个故事好吗?

孙清裳既心酸又感慨不已。

自己一介草木精灵,不知道从哪里来,何时受化?如今有了思想感情,却从来不知道被妈妈疼爱是什么滋味……

孙清裳抱住他,将他仔细地护在怀中。四周已是一片漆黑,雷鸣闪电,雨势磅礴。洪水卷着泥沙,和着断木残渣,气势汹汹翻滚而来。

不好,楼顶的人……

孙清裳此时恨不得有三头六臂。

她用双手护住钱途的眼睛。焦急地使用“纵云跳”,穿跃间,到达倾斜的屋顶。

屋顶已经彻底被洪水淹没,上面哪里还有人影……

孙清裳非常懊恼。

此时钱百汇一行人站在临江的土丘上,虽然天地之间已是一片汪泽,但钱百汇所立之处,明显已经竖起了某种屏障。

无论江水如何凶猛地咆哮,也涌不上那看似飘零的小小“土丘”。

钱百汇依然笑得跟弥勒一般,他朝易林道:“你去看看吴铭在哪?”

易林因为挂念乔心,早就心急如焚。闻言点头离去。

“你看好钱途。”说罢又朝甄孙林不悦地使了个眼色。

甄孙林暗暗咬牙,果然是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她早就看到孙清裳救起了钱途

,本来这场洪水,真是天赐良机。她正好可以将孙清裳溺毙,为自己处掉一个劲敌;毕竟水浪滔天,死她一个,根本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但是那个贱人一直抱着钱途,反而令她不好下手。

再说,钱途还需要别人保护吗?

想到钱途,她抽了口冷气。只能硬着头皮转身离去……

“动手――”浑厚暴戾的声音,在凄风冷雨中格外的清晰。

原来是那些带着请贴的“贵客”,孙清裳抬头眺望着。

好戏要开演了么?

此时那些“贵客”早已撕掉了身上的西装革履。光着膀子,个个身材健硕,虎背熊腰,却灵活无比地从孙清裳头顶一掠而过。

钱百汇皮笑肉不笑地微微颔首,费鹏接到命令,他打了个呼哨。黑暗中无数的黑衣斗篷人一跃而起,冲刺在前,共同迎敌。顿时他们一团混战……

那边看似巨蟒的怪兽剧烈地摆动尾巴,搅起涛天巨浪。江边无数防风的参天大树,如同飘萍般被连根扫起……

它腾空飞跃之时,孙清裳才发现它有四个爪子。

原来是――走蛟。

想来他是困在这江中时日已久,如今肯定是嗅到了万轮王器的圣光灵力,打算奋力一博,据为已有。借助其法力进化为龙,到时再辟海为疆,便可为所欲为称霸一方了。

孙清裳有些惊诧地仰望着它,人在它面前不过沧海一粟,卑微渺小,不值一提。

假如自己找回万轮王器,能守得住吗?孙清裳抱着钱途站在半截横木上,内心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她默默地使了个定身术,将钱途纳入自己的结界,放在腿上,席木而坐。

狂风肆虐,横木只是随波起伏,却并未流走半寸。

且看那蛟张牙舞爪,带着阴毒的戾气直冲扑钱百汇而去。

他果然有问题。

眼见褐色如铁般锋利的爪子,就要袭上钱百汇的面门……

钱百汇却镇定自若,他双拳向上,刹那间狂风聚集,乌黑色的气流在他周身逆走。

蛟龙的爪子稍一触及,旋即腾起紫烟,燃烧不止。怪兽吃痛,暴怒地嘶吼着,在水中翻滚,一瞬间地动山摇,涌起的弥浪直达天际。

正所谓覆手为雨,翻手云!也不过如此。

巨蛟腥红的双眼此时更加可怖,它嘶鸣着。

见首战失利,便不在近身攻击,不知它是忌惮钱百汇的魔力,还是忌惮万轮王器……只见它张开饕餮大口,顿时水流如瀑布般的倾斜而下,冲击之强,犹胜千军万马。

最重要的是,水中居然有无数手臂粗的长蛇,犹如离弦之箭般直刺向钱百汇。

起初水被屏障撇开,无数的蛇触障而亡。

此时的杳九满头是汗,低声道:“老大,这些畜生虽然伤不了我们,但是长此以往,纠缠下去,实在太损耗魔力了。

不如效那卞庄刺虎,你先把那王器交出去,谁让她敢在我们身边布局。

我们暂且保存实力。他们一强一弱,自然会斗个你死我活。到时候弱者亡,也算帮我铲除了一大障碍,最后我们再合力击杀身疲有伤的强者。

王器依然稳稳的在我们掌控之中。不如你趁现在假装败走。”

钱百汇闻言有些犹豫,那妖娆动人的小美人,就算把她留在自己身边,能翻起什么浪。死了岂不可惜……

杳九好似他肚子里的蛔虫般,料定他会如此,见状出言劝道:“老大,你别忘了尊主的话。”

一听“尊主”二字,钱百汇哈哈大笑起来,却越发显得狰狞。脸上的每一个细胞都透着诡异。

“好,听你的。”钱百汇一字一顿道。

渐渐的钱百汇果然显得气力不支,屏障越来越薄。无数的蛇吐着信子,冲破防护,朝钱百汇劈头盖脸地扎去。

旁边的杳九忙祭出两根白色獠牙,格挡辟砍之间略显手忙脚乱。

这蛟到聪明,知道以已之长,攻彼之短。见局势逆转,孙清裳在心里冷笑。

钱百汇已势败,他念咒御“丘”急急朝后退去。巨蛟眼看搬回一局,哪里肯放弃,自然紧跟不舍。

驱山填河?

放眼三界,就算神仙也没有几个能到。

孙清裳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站在“山丘”上,乘风破浪势不可挡钱百汇。

他怎么向这边而来?

怎么会?溃逃?

孙清裳脑子有点乱,眼见钱百汇越来越近,来不及多想,她忙悄悄收起结界以及周身灵术。

她把钱途小心地趴放在横木上。凑巧巨浪来袭,她顿时失去平衡,脚下一滑,“扑通”落入水中。她边使劲地扑腾,边扯着嗓子大喊道:“钱总,快救救我啊――好多蛇啊,救命――”

……

无锡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常州治疗早泄方法
乐山妇科
无锡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常州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